右军如龙 北海如象—李邕的人生与气节

作者:admin阅读:134时间:10个月前

右军如龙 北海如象—李邕的人生与气节

右军如龙 北海如象—李邕的人生与气节

  

  右军如龙 北海如象—李邕的人生与气节

  自唐太宗之后,由于帝王的偏好,王羲之便成了人们心目中尽善尽美的书圣,有唐一代人人皆以书圣为楷模而摹习景从,但奇怪的是,大唐书法的主流竟然不是二王的妍媚书风。大唐王朝是一个极其辉煌的时代,人们以“流金岁月”号称之。在大唐王朝的国度里,国家空前繁荣,政治稳定,经济发展,思想和意识形态重新确定,秩序化、程式化的建立和完善势在必行。表现在书法上,是以严谨的法度、森严的模式为其时代特征。有唐三百年间,欧、虞、褚、薛,徐浩、颜、柳,是清一色楷书大家的天下。除此而外,就是狂徒张旭和醉僧怀素之流。而唐人顶礼膜拜的却是清朗飘逸的二王书风。唐太宗是一个强有力的为二王书风摇旗呐喊的鼓吹者,在李世民的影响下,唐代的书家们也都虔诚地认为自己是二王“初发芙蓉”书风的继承人。但在当时真正出现了二王书风时,如初唐的孙过庭、中唐的李邕,等,却没有引起时人特别瞩目。

  【唐】李邕《云庵将军李思训碑》明拓本:

  《云庵将军李思训碑》,唐开元八年(720年)六月二十八日立,李邕撰文并书。原石在陕西蒲城.行楷书30行,行70字。此碑书法劲健,凛然有势,其结字取势纵长,奇宕流畅,用笔自然,道劲妍丽,瘦劲异常,锋芒凛然,不可觑视。通碑神气完足,历来被后人推为李邕书法第一而称美于世。

  李邕的行书是书史上最典型的二王书风。李邕流传下来的作品,几乎都是行书,其风流潇洒的风度,就是二王的翻版。他是一个地道的以二王书风起家、以行书而闻名天下的“书中仙手”,诗圣杜甫称他是“碑版照四裔”的行书大家。传为李邕所书的《出师表》墨迹,更是在二王行书风格的基础上,参入北碑的峻拔劲俏的金石风味的杰作,笔墨之间柔中有刚,刚中寓柔,神采焕发,其艺术境界非常人所能企及。在唐代众多书法大师中,只有李邕的二王书风是纯粹的。但在这个崇尚二王书风的国度里,学宗二王的口号震天价响,然而这人世间真有了标准的二王行书时,人们却视而不见。李邕的出现,并没有给予应有的地位。尽管李邕也曾经以写碑文而大发横财,他的书学主张力图独树一帜,他的行书创作在努力地与时风相抗衡,但是,风流倜傥的“李邕书风”最终还是被淹没在大唐王朝楷法林立的汪洋大海之中。

  在书坛巨子苏轼的倡导和引领下,宋代出现了“尚意书风”,李邕之名借着“尚意”之风才开始发光,才开始被人们发现并开始挖掘其真正的艺术价值,才开始被人们所重视、所效法,李邕在唐代众贤中才开始明显地亮丽起来。明代董其昌再次极力推崇李邕,大有压倒群雄之势。董其昌在理论上竟然把李邕和王羲之相并列,明确地提出了“右军如龙,北海如象”的理论判断,从而把李邕书风推向了顶峰。至此,人们对李邕的评价、认识、崇尚和膜拜,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。

  李邕(675一747年),字太和,光陵江都人,曾任北海太守,故人称“李北海”。因其性格所决定,在政治上几无发达。但其文章、书法,却是独步当世,雄视百代。史称李邕为一代文章宿老,“文章、书翰、公直、辨词、义烈、英迈”为一时之杰,视为六绝。李邕文章比肩司马,势同班固,与张说并居当朝第一。李邕外表奇异,朝堂之上,言辞刚烈,不畏强暴。“张易之用权,而李邕折其角;韦氏恃势,言出祸应,而邕挫其锋。”总之,李邕是“身、言、书、判”俱佳的大唐标准的官僚形象。但是,李邕“一生贬窜,座不暖席,流离辛苦,契阔人生,竟不见遇。”究其原因大体有二:一是深处朋党之中,未曾从一而终,“好是非改变”;二是恃才傲物,急于功名,更重要的是李邕做人的两面性实在让人费解。他在政治上的两面性表现为:一方面刚正不阿,公而忘私,堂堂正正,敢于直言,是一位少见的铮铮谏臣。另一面则是“疏散无检,傲慢不忍”,不分忠奸,一概唐突,终于“为人所扼而几危”。在生活行为方面的两面性则表现在:一方面“拯孤扶贫,救乏贩穷;积而便散,家无私聚”;而另一方面又“贪赃枉法,广求贿谢,近似酷滥,及至鬻文谈鬼。”《旧唐书》称:“邕性豪侈,不拘细行,所在纵求财货,驰猎自悠。五载,奸赃事发。”

  李邕的为人,必然反映到他的书法中来。上述鲜明的人物个性,正如史书所描写的:“奸佞切齿,诸儒侧目,傲慢放诞,狂狷疏礼。”这种个性表现在的书法上,他显然不可能在王羲之身后做奴隶;这样一位血性男儿,更不会矫揉造作,虚情假意。清人刘熙载《艺概》中评云:“李北海书气体高异,所难尤在,一点一画皆如抛砖落地,使人不敢以虚假之意拟之。”在李邕身后有一大串追随者、膜拜者,如苏、黄、米、赵、董,都是从李邕书法中汲取养分。最值得瞩目的是,李邕喊出了千古以来振聋发馈的“似我者俗,学我者死”的口号,其影响极其深远。齐白石曾仿此发出“学我者生,似我者死”的警句。

  李邕对书法的贡献是多方面的,他继承了唐太宗以行书入碑的形式。他师承大王又比虞、褚有更大的突破,变大王的妍媚流便而显得豪迈跌宕,舍弃了大王的柔美而呈现出十足的阳刚之气。因此,李邕是推动盛唐书风转变的先声人物。

  李邕书作很多,《旧唐书》载:“邕早擅才名,尤长碑颂。虽贬职在外,中朝衣冠及天下寺观,多资持金帛,往求其文。前后所制,凡数百首,受纳馈遗,亦至拒万。时议以为自古鬻文获财,未有如邕者。”李邕所作碑刻,现今多已亡佚。其代表作有《李思训碑》、《叶有道碑》、《李秀碑》、《麓山寺碑》以及《端州石室记》等。

  

猜你还喜欢

二维码

扫码关注我们

上班时间 周一至周日 早09:00-晚23: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