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传)颜真卿《述张长史书法十二意》原文和译文

作者:admin阅读:115时间:10个月前

(传)颜真卿《述张长史书法十二意》原文和译文

(传)颜真卿《述张长史书法十二意》原文和译文

  

  (传)颜真卿《述张长史书法十二意》原文和译文

  颜真卿简介和解题:

  颜真卿 唐中宗景龙三年(公元709年)——唐德宗贞元元年(公元785年),终年77岁,琅邪临沂(山东临沂)人。字清臣。是中唐时期的书法创新代表人物,楷书端庄雄伟,气势开张。行书遭劲舒和,神彩飞动。他的书法,既有以往书风中了气韵法度,又不为古法所束缚,突破了唐初的墨守成规,自成一幅,称为“颜体”。宋欧阳修评论说:“斯人忠义出于天性,故其字画刚劲独立,不袭前迹,挺然奇伟,有似其为人。宋朱长文《续书断》中列其书法为神品。”并评说:“点如坠石,画如夏云,钩如屈金,戈如发弩,纵横有象,低昂有态,自羲、献以来,未有如公者也。”

  鲁公是书史上居承先启后地位的伟大人物,他的正书,向以博厚雄强着称,「锋绝剑摧,惊飞逸势」,以颜世家庙碑为代表;至于摩崖大家,气势磅礴,以大唐中兴颂最着;至最高境界,表现冲和淡远之韵致者,则推李玄靖碑。行草道劲秀挺,古意盎然,以祭姪稿为第一。

  在中国书法史上占有特殊地位,唯一能和大书法家王羲之互相抗衡,先后辉映的,就是颜真卿了。他的书法,以楷书为多而兼有行草。用楷书所写之碑,端正劲美,气势雄厚。他生于楷书流行之际,与王羲之之典型相对,导开书法新风气。

  《述张长史书法十二意》一文,首述请教张长史传授笔法经过,次述张长史以问答方式传授笔法,综述古今书法异同,颇有参考价值。

  (传)颜真卿《述张长史书法十二意》原文和译文(2)

  原文:

  予罢秩醴泉,特诣东洛,访金吾长史张公?旭,请师笔法。长史於时在裴儆宅憩止,已一年矣。众有师张公求笔法,或有得者,皆曰神妙。仆顷在长安师事张公,竟不蒙传授,使知是道也。人或问笔法者,张公皆大笑,而对之便草书,或三纸,或五纸,皆乘兴而散,竟不复有得其言者。予自再游洛下,相见眷然不替。仆因问裴儆:“足下师敬长史,有何所得?”曰:“但得书绢素屏数本,亦尝论请笔法,惟言倍加工学临写,书法当自悟耳。”

  仆自停裴儆宅,月余,因与裴儆从长史言话散,却回长史前请曰:“仆既承九丈奖诱,日月滋深,夙夜工勤,耽溺翰墨,虽四远流扬,自未为稳,倘得闻笔法要诀,则终为师学,以冀至於能妙,岂任感戴之诚也!”长史良久不言,乃左右盼视,怫然而起。仆乃从行归於东竹林院小堂,张公乃当堂踞坐床,而命仆居乎小榻,乃曰:“笔法玄微,难妄传授。非志士高人,讵可言其要妙?书之求能,且攻真草。今以授子,可须思妙。”

  乃曰:“夫平谓横,子知之乎?”仆思以对曰:“尝闻长史九丈令每为一平画,皆须纵横有象。此岂非其谓乎?”长史乃笑曰:“然”。

  又曰:“夫直谓纵,子知之乎?”曰:“岂不谓直者必纵之不令邪曲之谓乎?”长史曰:“然。”

  又曰:“均谓间,子知之乎?”曰:“尝蒙示以间不容光之谓乎?”长史曰:“然。”

  又曰:“密谓际,子知之乎?”曰:“岂不谓筑锋下笔,皆令宛成,不令其疏之谓乎?”长史曰:“然。”

  又曰:“锋谓末,子知之乎?”曰:“岂不谓末以成画,使其锋健之谓乎?”长史曰:“然。”

  又曰:“力谓骨体,子知之乎?”曰:“岂不谓趯笔则点画皆有筋骨,字体自然雄媚之谓乎?”长史曰:“然。”

  又曰:“转轻谓曲折,子知之乎?”曰:“岂不谓钩笔转角,折锋轻过,亦谓转角为暗过之谓乎?”长史曰:“然。”

  又曰:“决谓牵掣,子知之乎?”曰:“岂不谓牵掣为撆,锐意挫锋,使不怯滞,令险峻而成,以谓之决乎?”长史曰:“然。”

  又曰:“补谓不足,子知之乎?”曰:“尝闻於长史,岂不谓结构点画或有失趣者,则以别点画旁救之谓乎?”长史曰:“然。”

  又曰:“损谓有余,子知之乎?”曰:“尝蒙所授,岂不谓趣长笔短,长使意气有余,画若不足之谓乎?”曰:“然。”

  又曰:“巧谓布置,子知之乎?”曰:“岂不谓欲书先预想字形布置,令其平稳,或意外生体,令有異势,是之谓巧乎?”曰:“然。”

  又曰:“称谓大小,子知之乎?”曰:“尝闻教授,岂不谓大字促之令小,小字展之使大,兼令茂密,所以为称乎?”长史曰:“然,子言颇皆近之矣,工若精勤,悉自当为妙笔。”

  真卿前请曰:“幸蒙长史九丈传授用笔之法,敢问攻书之妙,何如得齐於古人?”张公曰:“妙在执笔,令其圆畅,勿使拘挛。其次识法,谓口传手授之诀,勿使无度,所谓笔法也。其次在於布置,不慢不越,巧使合宜。其次纸笔精佳。其次变化适怀,纵舍掣夺,咸有规矩。五者备矣,然后能齐於古人。”

  曰:“敢问长史神用执笔之理,可得闻乎?”长史曰:“予传授笔法,得之於老舅彦远曰:‘吾昔日学书,虽功深,奈何迹不至殊妙。后问於褚河南,曰:“用笔当须如印印泥。”思而不悟,后於江岛,遇见沙平地静,令人意悦欲书。乃偶以利锋画而书之,其劲险之状,明利媚好。自兹乃悟用笔如锥画沙,使其藏锋,画乃沉着。当其用笔,常欲使其透过纸背,此功成之极矣。真草用笔,悉如画沙,点画净媚,则其道至矣。如此则其迹可久,自然齐於古人。但思此理,以专想功用,故其点画不得妄动。子其书绅。’”

  予遂铭谢,逡巡再拜而退。自此得攻书之妙,於兹五年,真草自知可成矣。

  (传)颜真卿《述张长史书法十二意》原文和译文(3)

  译文:

  我罢官醴泉,特前往洛阳,拜访金吾长史张公旭、请求学习笔法。长史当时在裴儆家休息,已一年了。许多人师事张公询问笔法,或有得到的,都说神妙。我过去在一民安二年,拜张公为师,竟未承蒙传授,使明白此道。人有问笔法的,张公皆大笑,而对他们便作草书,或者三纸或者五纸,皆乘兴致而分发,竟不复有得到他的言语的。我虽然再于洛阳相见,顾念不改变。我因而问裴傲:“足下师事张长史,有何所得?”回答说:“只得到书写的白绢屏风数本。也曾论辩请求笔法,只说加倍工夫学习摹写,书法理当自己理解了。”

  我由于停留裴家一月余的日子,因同裴儆随从长史谈话分散后,就回去向长史请求说:“既已承蒙老丈劝勉诱导,日月加深,朝夕攻学勤奋,沉腼于翰墨,虽然四方流传播扬名声,自以为未为稳当;倘得闻听笔法要诀,就终久作为师从学习,以希望达到擅长书法的妙境,当以恩相亲信而感激爱戴之真诚示!”长史很久不言语,乃左右顾盼,神情严肃而起。、我就随行返回东竹林院小堂,张公乃当场盘屈床上而坐,叫我坐在小榻土,才说:“笔法深微玄妙,难以轻易传授。不是志士高人,岂可与谈精深微妙的义理呀!书法之求得擅长,应当攻学真书和草书。今天即传授给您,可要思考精妙。”

  又道:“这平画意思指横,您知道它吗?”我思考后即应答道:“曾听长史老丈叫每作一平画,皆须多有形象。此岂不是这个意思吗?”长史又笑道:“像是这样。”

  又道:“这直画意思指纵,您知道它吗?”应答道:“岂不是叫直画必须纵逸它不听从使令不正直的意思吗?”一长史道:“像是这样。”

  又道:“笔画安排停匀的意思指问隙,您知道它吗?”应答道:“曾承蒙教导使间不容发的意思吗?”长史道:“像是这样。”

  又道:“紧密的意思指笔画出人之际,您知道它吗?”应答道:“岂不是叫筑锋下笔,皆使宛转完成,不使笔画出人疏松的意思吗?”长史道:“像是这样。”

  又道:“用笔锋的意思指笔画的端尾,您知道它吗?”应答道:“岂不是叫笔画的端尾以完成笔画,使其笔锋雄健的意思吗?”长史道:“像是这样。”

  又道:“笔力的意思指刚劲雄健的书风,您知道它吗?”应答道:“岂不是使超笔点画都有气势笔力,字体自然雄健媚好的意思吗?”长史道:“像是这样。”

  又道:“转角轻过意思指屈折,您知道它吗?”应答道:“岂不是钩笔转角,折锋轻过,也叫转角为暗过的意思吗?”长史道:“像是这样。”

  又道:“决的意思指牵掣,您知道它吗?”应答道:“岂不是为牵引为控制,决意用挫锋,使不要动作迟缓,令险峻而成,因而叫它决吗?”长史道:“像是这样。”

  又道:“弥补因为不足,您知道它吗?”应答道:“岂不是安排点画或有失去意趣的,就用别的点画从旁补救的意思吗?”长史道:“像是这样。”

  又道:“减损因为有多徐,您知道它吗?”应答道:“岂不是情趣长笔画短,常使笔意气势有访,点画似若不足的意思吗?”道:“像是这样。”

  又道:“巧的意思作书先预想字形布置指布置,您知道它吗?”应答道:“岂不是要,令其平稳,有愈外字体,令有不同的形势,这称之巧吗?”道:“像是这样。”

  又道:“均称因为字有大小,您知道它吗?”应答道:“岂不是大字缩短令它小,小字舒展使它大,兼使茂密,所以为匀称吗?”长使道:“像是这样。您说的颇都接近它的意思。这书艺道理的妙处,鲜明呀它有旨趣.字外的奇妙,语言所不能穷尽。世上学书的,推尊与效法二王,元常高超的书迹,看都未曾看一眼,书法的妙趣,于是乎就完全相同。献之呢称他古肥,张旭呢称之今瘦。一但今既然不同,肥瘦的标准颇相反,如果亲自观着阅览,有不同众人的说法。张芝、钟繇的技艺情趣,精微细致儿乎相同,本源本来机微玄妙,肥瘦古今,岂易使人明理达意!真迹虽然很少,可得而推断。逸少到了学习钟繇,笔势巧字形密;到他自己立意作书,笔意疏朗字形舒缓。譬如讲楚语的人学习中原话,不能没有楚音。讲过头话不稳妥,不能作为确论。又子敬之不及逸少,犹如逸少之不及元常;学子敬如画虎,又议论学元常如画龙。我虽不熟习,久懂得它的道理,不熟习,心里爱慕它呀!您倘有同样的认识,认识就长了一大片。您要自勉!攻学专精勤奋了解,自然应当能妙了。”

  真卿前去询问道:“幸蒙长史传授笔法,冒昧问擅长书法之妙,怎样得以取齐于古人?”张公道:“妙在执笔,令得以旋转流畅,不使拘泥.其次了解法则,说的是口传手授的诀窍,不使不依法度,所说的作书的技法了。其次在于安排,不要无节制、无次序超越,巧妙使合宜.其次纸笔精美佳丽。其次变通适合心意,纵放控制,都有规矩。五者具备了,然后才能取齐于古人。”

  “冒味问执笔的道理,可得以传告吗?”。

  长史道:“我传授的笔法,得之于老舅父彦远,道:“我过去学书法,虽然功夫深厚,奈何书迹不能达到特妙。后来听到褚河南说:用笔必须如印印泥。思考而未领悟,后在江岛碰到沙平地净,令人意悦想写字.就偶然用利锋画而书写它、那强劲险峻的形状,明利媚好。从此乃领悟用笔如锥画沙,使其藏锋,笔画才沉厚而不轻浮.当用笔时,常欲使笔透过纸背,此功业成就达到最高程度了。真草书用笔,都如画沙,点画明媚,那用笔之道达到了。如此那书迹可以久存,自然取齐于古人。只是思考此道理,在专一想象技艺和使用,所以那点画不得随便书写。您应当牢记这些话!”来源书法 屋,书法 屋是一个书法学习基地。

  我于是深切感谢,恭顺的一再叩拜而退出。从此获得攻学书法的妙道,到此五年,真草书自知应当成功了。

  

猜你还喜欢

二维码

扫码关注我们

上班时间 周一至周日 早09:00-晚23:00